心得感想

組合介紹——「ミラクル起こせ、クレシェンドブルーッ!!」

未經允許請勿轉載至其他網站,謝謝。

 

從陌生、爭執,到理解,擁有獨一無二「自我」的少女們碰撞的火花

『Crescendo Blue』(クレシェンドブルー、漸強之藍)是「Platinum Star Live」季度的期間限定組合。

在第一彈的PSL組合「Legend Days』和『乙女風暴』的演出以好評告終後、被製作人評為有「領導能力」的最上靜香被任命為新組合『Crescendo Blue』的隊長,成員有北上麗花、北澤志保、野野原茜和箱崎星梨花。與此同時,如月千早擔任了同時成立的『Eternal Harmony』組合的隊長。和憧憬的前輩一起朝白金之星演唱會一同邁進的靜香、決定全力地擔任好隊長的職責。

然而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身為努力家的志保,對於總是一分不差準時結束的團練、還有會議中茜和麗花悠閒的跑題表達了不滿。對於志保和團隊的摩擦、身為隊長的靜香請求製作人讓他與麗花和茜有單獨談話的機會。

在製作人促成的、三人一起逛夏日祭典的機會下,靜香對兩人提出了「逗志保笑、讓她稍微放鬆」的請求。接下如此艱難請求的兩人、組成了臨時搞笑組合「噗噗布丁」、在練習前表演漫才想逗笑志保。然而正經的志保誤會她們根本沒有心要練習、生氣地離開了。

志保認為其他人不認真看待偶像的工作、向製作人請求退出Crescendo Blue,而製作人帶她去偷看了Crescendo Blue練習結束後、大家準備回家的畫面。從靜香和星梨花的對話中志保了解到、準時結束團練並不是偷懶,而是為了讓仍舊對星梨花擔任偶像有疑慮的家人安心。

志保知道真相後,在製作人的穿針引線下與靜香單獨談話。知道自己誤會的志保、以彆扭生硬的漫才向靜香道歉、並重新回到了Crescendo Blue。在志保回歸後的小隊緊鑼密鼓的練習、雖然連彩排都還不甚完美、但最終迎來了成功的演出。

作為慶功,小隊獲得了在泳池玩樂的休假。誤會冰釋後的小隊成員雖然依舊個性鮮明、卻已經沒有當初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而這肯定也得歸功於、始終努力維繫全隊的隊長靜香吧。雖然演出結束了、這些互相認同、信賴的成員間的故事仍會繼續閃耀光芒。

 

Crescendo Blue的成員們

最上静香

「此刻、為了自己,必須歌唱才行。不想因夢想止於夢想而後悔」– Precious Grain

相對於14歲的年齡來說相當成熟、不喜歡被當成孩子對待。對偶像抱有熱情、十分憧憬千早、並且執念一般地認真努力。由於家庭的關係、可以感受到她對於成為top idol的焦急、還有對大人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對同齡的夥伴、則相當重視彼此的感情,在團隊中常是連繫、認真地約束大家的角色。

 

在Crescendo Blue中擔任的角色

擔任這個成員各個都充滿個性的隊伍的隊長,即使是認真社交能力很高的靜香也感到苦手。僅管如此、她還是很努力地想維繫住每位成員、化解彼此的誤會。體貼地考慮到星梨花家裡的門限而定下了結束時間、對於比自己年長的麗花和茜也不失禮數的誠心拜託,即使總是針鋒相對、仍然為了志保和團隊的和諧花了很多心力。作為苦勞的隊長、同時也是Crescendo Blue不可或缺的核心。

 

北上麗花

「雖然神明總是 隱藏著真意 但正因看不清前路 青春才如此有趣」– サマ☆トリ

我行我素的個性、行動總是讓人捉摸不清,對事物的理解往往有著獨特的眼光。臉上總是充滿笑容、散發著讓人放鬆的氣息。雖然常做出奇怪的行動,但是對事情的問題看得很透徹,不帶惡意的直言直語往往都能說中要點。

 

在Crescendo Blue中擔任的角色

平常散發著放鬆的氣質、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行動,看似在團隊中扮演中和劑的角色、卻又不時參與茜的暴衝讓事情變得更複雜…或許本人其實並沒有想太多。清楚知道事情本質、也能讀懂氣氛,但礙於自己的獨特個性,沒有辦法讓隊伍朝同個方向前進…甚至自己跑到奇怪的方向。

 

野々原茜

「對對!我在你身邊!一直都在身邊 緊黏到被嫌煩的程度♪」– prprpretty~喵喵喵喵喵!

言談總是不看氣氛、十分地煩人,喜歡自我表現、被稱讚的話會發揮得更好。雖然實際明白事理、也能體察他人的心情,但總是用刻意煩人、裝傻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關心。稱呼製作人為Pro醬、喜歡吃布丁,言談中總是充滿了漫才和各種90年代的梗。

 

在Crescendo Blue中擔任的角色

氣氛破壞者、讓對話朝向混亂的方向進行。但這只是本人的個性使然、其實只是想緩和氣氛,但是因為沒有從對方的角度設想反而做過了頭。在慶功度假時恰到好處的調侃不打不相識的靜香與志保,這也是茜在尺度拿捏上的進步吧。

 

北沢志保

「在漫長的旅途中 終於無法再獨自前行時 對迷子般獃立的我 你靜靜地微笑了」– 絵本

與14歲的年紀不相襯的成熟,表面上待人冷淡、不擅與人交流。十分個人主義,嚴肅地看待偶像之道,對人對己對製作人都一視同仁地嚴格。但也有喜歡蒐集繪本、珍惜家人等可愛溫暖的一面。

 

在Crescendo Blue中擔任的角色

凡事都追求努力和最高成果的志保,嚴格地將自己、和整個團隊都往「前方」拉動。因為並沒有相互了解、配合彼此的腳步,看起來好像就再把團隊拉散一樣。但在理解了大家的理由和難處之後、真誠地(以彆扭的方式)道歉,也能認同夥伴們的努力。對志保來說,或許比起「朋友」,這種戰友、並肩努力的關係是更舒服的距離。

 

箱崎星梨花

「帶著願望一起、朝未知的地方前進的話  新的景色就會增加了呢」– 夢色トレイン

涉世不深的大小姐,為了看到更多未知的世界而成為偶像。但不只是旺盛的好奇心,同時也有堅強的意志和行動力。即使面對父親的反對與擔心,也堅持走在偶像的道路上。不諳世事、對自己不懂的東西有強大的求知慾。

 

在Crescendo Blue中擔任的角色

身為團體最年少的成員,體力與身體能力必定落後許多,因此星梨花始終都在努力追趕著其他成員的腳步。在其他成員的眼中,應該就像是個天真可愛的妹妹吧。因為靜香對她的體貼、沒有明說家裡的問題而造成了志保離隊的導火線,但在誤會冰釋之後,就連志保都少見地在星梨花不安時、說出鼓勵的話語。不愧是大家的妹妹!

 

 

Shooting Stars——「因為追逐著同一個夢想。儘管路途不同,也能在流星下相逢」

各自抱持著不同的理由、用不同的做法、沿著不同的路途前進。但是因為追逐著相同的夢想,所以能互相理解、認同,並且併肩前行。

最終五人合力演出的這首歌曲、就像在訴說五人的關係一樣。

 

 

ゲッサン漫畫的Crescendo Blue

雖然PSL在2015年結束了,Crescendo Blue的故事並沒有就此停止!在門司雪老師於ゲッサン月刊上連載的官方漫畫中,Crescendo Blue作為要和靜香在聯合的idol fes上登台的組合而重新登場了。由於ゲッサン漫畫訴說的是全新的世界線,所以可以說是另一則、屬於少女們的成長故事。

 

在漫畫重啟的世界線中,五人因年齡差距導致的歌聲、體力、體格差距,讓志保產生了「不能理解,為什麼是這五人」的評論。這份嚴厲由體力、技巧最為生疏的星梨花正面承受、向團隊提出自己想更努力的意見。於是五個人分毫不相讓地鍛練彼此,在團隊練習時呼喊、動作與歌聲激烈的碰撞,讓旁觀的未來都心動不已。

 

idol fes的日子終於到來,努力塑造的舞台上竟下起了大雨。即便如此,她們仍然用進步後的歌聲與自信的舞蹈留住了觀眾。透過靜香的回想,在無數的嚴格練習中,五人培養出了對彼此的「信任」:只要自己全力以赴,其他人一定能跟上,「只要是這五人的話一定不會走散」。在這樣的信念支持下,舞台上原本就像五個人單獨的表演、尚未磨合完成的五人在一瞬間聯繫起了彼此,就如雨後灑下的陽光一般獻唱了完美的終曲。

 

正因為不一致、共鳴的瞬間產生的羈絆更加動人——「Flooding」歌詞解析

作為單行本附錄的CD新曲,Flooding就像在講述漫畫裡屬於Crescendo Blue的故事,歌曲分part、歌詞與唱歌的角色間的對應十分有趣。

 

首先是許多人都喜歡的A-2段分part

行き違う追いつけない妥協したくない 行き過ぎる何かが邪魔してた

因為個性的天真浪漫、還有獨特的思考方向,雖然麗花對事情能有完整的見解,但要向他人表達出來的時候,就不一定能夠讓對方接受。有時候心直口快的點出重點反而會刺傷人、或是像PSL那樣加入茜茜的暴走讓事情變得更複雜。因為自己太過自由、能力太高所以不用太拘泥做法,所以沒有辦法把組合往好的方向帶、甚至自己有時候也會跑到奇怪的地方去。「行き違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在ゲッサン故事中,麗花帶星梨花去爬山,或許就是意識到自己的這個缺陷,而不用話語、而是讓對方親身體驗自己的感受…也說不定呢。

因為年齡幼小的限制,星梨花會「追いつけない」不難理解,星梨花自己也很清楚這點、在志保生氣的時候甚至很愧疚的覺得是自己的問題(女兒乖,只是志保姊姊太兇,不是妳的錯喔)。但這同時了也反應出她不只是養在深閨、楚楚可憐的大小姐,為了自己的夢想、她願意付出更多的努力掙扎碰撞、來面對自己先天的劣勢。相較於戲分不多的PSL編,ゲッサン漫畫將這個根性描寫得更出色,甚至有時候會忘了她只是個13歲的孩子。

而志保不愧是志保,只要有機會呈現完美、就絕對「妥協したくない」。無論對他人或是自己,只要有機會能做到120分、就不願止步於100分。但也因為太過相信每個人都和自己一樣強大、不會去思考他人可能有的軟弱之處,結果上就像撕裂一般地、強硬的將未成熟的團隊往前方死命地拽著。志保的個人主義,與其說自私,更像是沒有思考到他人的柔軟之處、也沒有發現活用這股柔軟反而能成為更大的力量…就連對自己也是如此。因此在理解這些事物後,也才能對夥伴、對自己溫柔。志保,加油!

而茜茜則是另一個極端的コミュ障——「行き過ぎる」。無論大事小事、茜茜都在沒有完整了解對方的心情時、用自己熟悉的一套攻勢去恣意衝撞,結果就是能理解她的人可以接受、配合(像麗花與P),但是遇到認真之牆(志保)就只會撞得滿頭包了。另外這種胡鬧、話中有話的對話方式,也不適合天真的星梨花。

而靜香的「何かが邪魔してた」則數也數不清…反對她當偶像的家庭背景、偶像生涯的時限與學校的課業壓力、「大人」們的不理解、「夥伴」們的一盤散沙,還有背負隊長壓力的「自己」的能力不足…。各種阻礙讓靜香多次自問、自己所作的努力、所踏的每一步到底有沒有意義。無論在PSL、ゲッサン、和個人曲中都能感受到這股壓力。

“どうして”何度も問いかけたのは 交差した理由、知りたかったから

於是這樣的五個人,讓志保問出或許是每位成員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是這五個人」。各自的個性太過於強烈、抱有不同的苦惱與缺陷的五人成為組合時,不合拍的感覺就被放大了無數倍。就像原本相距千萬光年的群星們被強硬地劃為星座一般「何億の星屑、漂う空で 同じ軌跡になった」。

響き合った瞬間(とき)、覚えてる? 抱いた「夢」は終わらない

不揃いだから、重なるのStar flows」下段話鋒一轉、就像五人漸漸體會到的一般,正因人人都不相同,攜手合作時才能各展所長、互相激勵,發揮超越原本的力量。「響き合った瞬間(とき)、覚えてる?」這句話由總是針鋒相對、卻又認同彼此的しずしほ來唱再適合也不過了。

でも少しずつ…言葉じゃないモノ 傷付いた今日よりきっと明日 繋がってゆく気がした

「きっと出逢いは革命」。在一次次的練習中少女們逐漸了解,只要願意去瞭解彼此、她們的距離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遙遠。因為每個人都和自己一樣、有著「どんな闇夜にいたって 絶対に見失わない…想い」

流れてゆけ世界へ 自分より痛みよりこの光───信じたい

很喜歡漫畫裡雨中跑階梯的一幕:在靜香開始對自己、對這個隊伍產生迷惘的時候,用略帶俯視的眼神詢問為何止步不前的志保、總是不看氣氛蹦跳登場的茜,最後是總是一個人往奇特方向的麗花、還有終於追上大家的星梨花。即使在漆黑之中、即使看不到身旁,只要一直往前邁進、筆直地朝向夢想的光芒,「這五個人的話」一定誰都不會走丟。於是、至今背負的沉重事物、爭執、互相造成的傷口,互相衝突、成為了信任的羈絆,在隊長要震撼世界的宣言下、化為洪流傾瀉而出:

ぶつかり合った絆は 氾濫して今を運命に変えてく───Emotional  Flooding!

這就是クレブル。

 

 

參考資料:

角色索引:最上静香 / 北上麗花 / 野々原茜 / 北沢志保 / 箱崎星梨花

歌曲試聽:THE IDOLM@STER LIVE THE@TER HARMONY 03

PSL編:[greemas]Platinum Star Live篇劇情翻譯——クレシェンドブルー(Crescendo Blue)

ゲッサン:ゲッサン「THE IDOLM@STER MILLION LIVE!」

隨便說說Flooding與クレブル

flooding歌詞分par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