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Drama翻译]昏き星、遠い月

[hide]

出自:THE IDOLM@STER MILLION THE@TER GENERATION 05 夜想令嬢 -GRAC&E NOCTURNE-

转载已获译者@MikazukiHitori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至其他网站,谢谢

 

Cast

惠美—(M)—爱德华

朋花—(T)—克里斯蒂娜(克里斯)

千鹤—(C)—亚历山德拉

伊织—(I)—诺艾尔

莉绪—(R)—艾莲诺拉

昴—(S)—露卡

安吉拉—艾莲的女儿

其余NPC的对话用“”标注

 

一.《序幕~Prelude~》

——————

T:

我们正在旅行。

这是一场不知道终点在何处的,没有尽头的旅行。

而直到那一天之前,我都只能一个人孤独地活着。

没有目标的日子,没有边际的天空,随波逐流的感情。

这不会迎来终焉的生命,已经使我精疲力竭了。

好希望这样没有一丝希望的时光能够早点结束。非常地希望。

但是,我依然还清楚地记得踏上这样旅程的第一天。

啊……那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呢……

 

M:

啊……真是变得好冷了啊……今晚可得把住处弄暖和点了…

哎?在这种小巷子里……有一个女孩子?

华丽的裙子、遮阳伞、还戴着手套…是贵族人家的小姐吗?

…啊,喂,你!那边是死胡同!

T:?

M:(哈啊……好漂亮的女孩子!)

(皮肤白得不可思议,眼睛也像红宝石一样…)

T:叫住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M:啊……不,虽然没什么事情……

嗯……你是贵族还是什么人家的小姐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穿着那么华丽的裙子在这边晃悠,根本和跟别人说“快来抢我啊”没什么两样了。

真是的,你这种人就是俗话说的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啊……

T:不谙世事……吗?是在说我吗?
M:什么嘛……生气了?

T:不……只是觉得稍微有点新鲜而已。

M:新鲜……?

总之你这样的女孩子不能呆在这里,那样会丢掉性命的哦?

而且最近也有传闻说这里有吸血鬼出没,吸血鬼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那可是会吸食人血的东西哦!

怎么样,很可怕吧?

T:呵呵……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M:哈……?你都在说什么啊……

吸血鬼的传闻暂且不谈,有小偷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连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死掉的妈妈……也是被盗贼杀害的……

T:啊……

M:这样你总算能明白了吧!赶快滚出这个小镇!

T:啊……。

走掉了吗……

担心着素昧平生的我什么的……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哟~贵族的小姐。

能不能请你交出宝石和那身衣服呢?

嘿,看啊,长着张相当漂亮的脸蛋呢,这样的能够卖个好价钱吧?”

T:……明明那孩子还特意提醒过我的。

“哈?嘀咕着什么呢?

喂,赶紧滚到这边来!”

T:但是,主动袭击人的也不是我……这也算是一种迫不得已吧?

“什么?”

T:(轻笑)

“?!”

“这家伙,咬在脖子上了……!”

“该不会……这家伙就是传闻中的怪物吧!?”

T:如果告诉那孩子其实我才是狩猎者的话……他又会摆出怎样的表情呢?

 

二.《~昏暗之星,渺远之月~昏き星、遠い月》

惠美:「アンタみたいなお嬢さんが、こんな危ないトコで何してるんだ?

“像你这样的大小姐在这种动荡的地方做什么呢?”

惠美:ウロウロしてると危ないぞ。」

“在这里转来转去的话很危险的哦。”

朋花 :「うふふ……貴方、優しいんですね~?」

“呵呵……你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惠美:「ハァ? 何言ってんだか……。」

“哈?说什么呢……”

惠美:遥か彼方、最果ての地へ 闇が光に消えていく場所へ

【朝着遥远的彼方 朝着大地的尽头 朝着黑暗终会消失于光明中的那个地方】

惠美:終焉(おわり)などは訪れないさ、僕は旅立つ

【向往着终焉永不会造访的圣地 我踏上了旅程】

惠美:「お前も一緒に連れていってやるよ」

“你也跟着我一起去吧。”

朋花:永遠なら知っていますわ、十年百年(ずっとずっと)獨りでいたから

【其实我明白何谓“永远” 因为这十年-一直-百年-一直-以来总是孤身一人啊】

朋花:希望(ゆめ)を語る 笑顔は抉る… 寂しい心臓(こころ)

【在描绘着希望-幻想-时 又会被笑容刺痛的… 寂寞的心脏-心灵-】

莉绪:「ヴァンパイアを狩りなさい。これは命令よ」

“去狩猎吸血鬼吧,这是我的命令哦。”

千鹤:「たとえヴァンパイアであろうと、元は人だったのではないのか……」

“即使现在是吸血鬼……它们不也曾是人类吗……”

莉绪:「言うことを聞かなければ、貴方の妹はどうなってしまうか…」

“如果不服从命令的话,你的妹妹又会怎么样呢……”

惠美:互いの存在(いま)も赦しあい、手を伸ばす欠片(かけら)の塊

【接纳了对方的存在-此刻- 破碎的灵魂向着彼此张开怀抱】

朋花:…欲しいと願うことの罪…とても贖えない

【…祈求着渴望之物的罪孽…早已经无法偿还】

朋花/惠美:護る為なら総てを捧げる

【若是为了守护那就献出一切吧】

惠美:僕の視界(せかい)は赫(あか)く染まった

【我的视界-世界- 终是染上了猩红-重获了光辉-】

惠美 /朋花:救いは誘う、悲しみの淵へ

【为了寻求救赎 只能坠入悲伤的深渊】

朋花:終焉(おわり)の無い呪い

【这是永无终焉的诅咒…】

 

朋花:「今ここで死ぬのと、もう二度と死ねないの……

“现在就葬身于此,亦或是再也不会迎来死亡……”

朋花:どちらがいいですか……?」

“你会选择哪一边呢……?”

 

千鹤:望まぬまま堕ちることも、罪と呼ばねばならぬだろうか…

【即使不断堕落并非我的期盼 但是这也只能被称为罪孽吧…】

莉绪:虚ろな世界、壊してしまって…創り直すの

【这样虚幻的世界 干脆就彻底破坏掉…再从头开始创造】

千鹤:剣をとる覚悟えお決めたのは、人の平穏を守るため

【让我怀着举起剑刃的觉悟的 明明是守护人们和平的想法啊】

莉绪:大丈夫よ…貫けばいい、あなたが殺せば全て終わる

【没关系的哦……只要去贯彻-刺穿-就好了 你将一切斩杀的时刻即为终焉】

惠美:「どうして、オレたちを殺そうとするんだ!?」

“为什么要想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啊!?”

千鹤/惠美:護る為なら総てを捧げる

【若是为了守护的话愿意献上一切】

朋花/莉绪:私の視界(せかい)、赫(あか)く染まった

【我的视野-世界-里 染上了鲜明的血红-光辉-】

千鹤:命に違いなどあるのだろうか?

【无数的生命之间真的有着区别吗?】

惠美/千鹤:傷つけたくない…

【不想让它们受到伤害……】

惠美:大切なものを

【因为那是我珍视的事物】

莉绪/千鹤:昏き星よ

【昏暗的星辰啊】

惠美/朋花:遠い月よ

【遥远的月亮啊】

合:届け、この願い

【希望这愿望 能够传达到您的身边……】

 

惠美:「オレたちは生きたい!」

“我们也想活下去啊!”

惠美:「ヴァンパイアだって、幸せになっていいはずだ!」

“即使是吸血鬼,不也应该有变得幸福的可能吗!”

 

合:護る為なら総てを捧げよう

【若是想要守护就奉献出一切吧】

莉绪:やがて世界は赫(あか)く染まった

【世界也终会被鲜红覆盖-迎接照耀的光芒-】

朋花:救いは誘う、約束の地へ

【向着救赎正在彼方呼唤的“约束之地”】

惠美:必ず君を…そこへ連れていく

【我也一定会……与你一起前往彼方】

惠美:君の隣りが僕の居場所/朋花:貴方の隣が私の居場所

【唯有你的身边是我的归处】

千鹤:この身朽ちる最後の瞬間(とき)まで

【直到这躯壳腐朽殆尽的那一刻…】

惠美/朋花:共に行こう 永久(とわ)に居よう

【一起前行吧 一起体会这“永远”吧】

合:他に何も望まないから

【已经不需要渴求其他的事物了】

惠美/朋花:さぁ、この夜(世)を越えて…

【来吧,共同跨越这个夜晚-世界-……】

 

莉绪:「ねぇ、とても愛していたわ……」

“呐……其实我一直深爱着你……”

莉绪:「本当よ……」

“真的哦……”

莉绪:「私の愛し子……」

“我最喜欢的小家伙啊……”

莉绪/千鹤:「さようなら」

“永别了……”

 

 

三.《再会,以及突然的展开~再会、強襲~》

——————

M:嘿嘿,今天终于找到工作了~

T:您好~

M:啊,你这家伙,又在这……

T:我的名字不叫“你这家伙”哦。克里斯蒂娜,请叫我克里斯吧。

M:克里斯……

T:之前的事情十分感谢,托您的福那晚之后也没有遇上什么危险的事情

M:这样啊……啊,喂,但是你因为这种事情又跑到这边来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T:嗯?

M:什、什么啊……一直盯着别人的脸看……

T:莫非……

M:呃?

T:你也想让我遭遇一些……“危险的事情”……吗?

M:呃、唔、等等……谁,谁会做那种事情啊笨蛋!

T:“笨蛋!”……什么的,真是过分的措辞呢~

M:到底是哪边比较过分啊……真是的……

T:(笑声)

M:那么,贵族的大小姐特地跑来这边是又想干什么?

我刚刚才做完手头上的工作,真是累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也赶快搞定就好了……嘿咻……嘿咻。

T: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M:啊?名字?为什么要问那种事情……

T:嗯,如果连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可是很羞耻的事情呢。

M:……我的名字是爱德华。

T:爱德华……是吗。真是个很棒的名字呢。

M:这种名字很常见吧……

T:(笑)那么,虽然有点失礼,我就坐你旁边了哦,爱德华

M:啊……什么啊!不要突然靠过来!不对,这里完全没有空出来能让你坐的地方!裙子会弄脏的!裙子会弄脏的!

T:没关系的啦~脏了的话,再洗干净不就好了吗?

M:哎……真的是个怪家伙……

T:你才是个,非常奇怪的人呢。

你没有和这个小镇里的其他人一样想从我身上夺走什么东西,没有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这是为什么呢?

M:就算你问我为什么……

T:是因为你的母亲被盗贼杀害了(所以你很讨厌做坏事)吗?

M:呃……啊。知道的话就不要再唠唠叨叨地来问了!

T:对不起。但是那样的话,一个人在这个小镇里生活不是很辛苦吗?

M:也没什么……辛苦或者不辛苦什么的,和那种东西没有关系吧。

我啊,不想要伤害别人或者是从别人身上夺走什么东西,想要靠着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而且像我这样的小孩子也能时不时地找到工作,好好工作的话也能够挣到钱的哦?所以……

T:呵呵……果然,你是个非常奇怪的人呢。

(*这里开始一直有克里斯的笑声)

M:哈啊——?明明我那么认真地在回答的,那个奇怪的反应是什么啊?

真是的……多少说点什么啊……什么啊这家伙……

 

C:那是某个夜晚发生的事情。

变装前来打猎的边境伯爵与其夫人艾莲诺拉。他们为了寻求一夜的住宿,敲开了我等宅邸的门扉。

和作为本地贵族的我家不同,边境伯爵掌握着十分广大的领地,父亲和母亲都对他们的突然造访而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我和妹妹诺艾尔也都在晚餐时与他们打了招呼。因为我的妹妹诺艾尔身体十分虚弱,很快就退席了。在那之后,我(代替她)陪着伯爵夫人一行共同享用了晚餐。

但是,在深夜……

(*惨叫声)

“是怪物,是怪物啊!”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帮忙啊!”

C:可恶!到底发生了什么!

诺艾尔呢?父亲和母亲都没事吗?边境伯爵呢?!

R:啊————!

C:那个声音……是边境伯爵夫人吗!

伯爵夫人!您没事吗!

R: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咬我——!

C:啊……伯爵夫人。……诺艾尔!?

怎么了,诺艾尔!?能不能冷静一下!!!

R:亚历山大……那孩子是吸血鬼啊!

快看……那令人畏惧的尖牙……!

C:诺艾尔……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你会……

R:一定是……被吸血鬼咬过了吧……好可怜……

听到她的悲鸣后我赶过来的时候,你的两亲已经……

C:父亲……母亲……怎么会……

……我说!冷静一点诺艾尔!不能够袭击那位大人啊!

喂,诺艾尔……!

R:亚历山大,请你就那么按住诺艾尔。

好孩子,诺艾尔……对,就这样冷静下来吧……

C:伯爵夫人……那个瓶子是……

R:驱魔之香,是药性非常猛烈的东西………

C:(这个香气……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是效果相当的显著。)

(连我都似乎……失去了力量……)

C:……诺艾尔!

R:呵……似乎也能对吸血鬼起效呢。

C:……无论如何,算是得救了。

……抱歉,伯爵夫人。在我等的宅邸里,发生了如此恐怖的事情……

R:没关系的,亚历山大。比起这个,我有其他想问你的事情。

你似乎具有能够驱魔的力量呢。

C:那是……

R:听说过这附近有一个能够驱除不净之物的剑士什么的……不过没想到会是女性呢。

……决定了,我要带你回城里。

C:哎?但是,我……

R:两亲都已经不在了的话,就让我来照顾你们吧?

我的丈夫边境伯爵有着直属于国王的军队,你的剑也一定能够派上用场的吧。

对……比如说“吸血鬼猎人”什么的……如何啊?

C:……

R:我会和丈夫会巧合地在此谋求一夜的归宿,也一定是因为某种天意吧。

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哦……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无论是你……还是你的妹妹……好吗?

一起在城里寻找……能让你的妹妹变回人类的方法吧?

C:………………

嗯,我明白了。

R:(呵呵……呵呵呵……)

 

四.《珍视的事物~大切なもの~》

——————

C:在那之后时间已经走过了数年,但是能让我的妹妹诺艾尔变回人类的方法却依然没有一点眉目……

R:听说了吗?亚历山大?似乎又有无辜的人们倒在吸血鬼的尖牙之下了呢。

国王陛下为了安抚激动的人民而下了直接命令,希望我们这些边境伯爵能够去讨伐吸血鬼呢。

C:……愚蠢透顶。说到底只是上面的人想要把人民的愤怒从那腐败的制度上转移开而已吧。

R:哦呵呵……是呢。毕竟真正需要以大量地掠夺人民的血液为生的并非吸血鬼,而是我们这些贵族嘛。

C:……既然知道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

R:讨伐吸血鬼什么的…当然要邀请你参加了。作为能够毁灭肮脏的怪物们的……英雄,对吧?

C:肮脏的怪物?就算现在是吸血鬼,原本也是人类,是无辜的民众!

我的剑是为了守护人们而存在的,毫无缘由地毁灭一个生灵什么的我做不到!

R:嘛啊~何等高洁的骑士道精神~

不过啊,在这份高洁之下有谁得到拯救了吗?

而且啊,就连你的妹妹诺艾尔现在也是个需要吮吸人血的怪物吧?

到底是谁……帮你藏好了那孩子呢?

C:……切……

R:不要害怕,亚历山大。那孩子是不会出事的哦,只要你的剑……还在为我挥动的话……

C:……!

R:呵呵呵……

C:只要能找到让诺艾尔变回人类的方法的话……

从那天开始,诺艾尔就一直沉睡在伯爵夫人的宅邸里。

而她的房间总是弥漫着那股香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面对着因此而沉睡不醒的妹妹的缘故,明明是相当贵重而奢华的香味,我却总觉得这是相当地令人厌恶。

I:姐姐……

C:……诺艾尔。总之现在请先安心地沉睡吧。总有一天,我会……

I:嗯……总觉得……眼皮好重……

不过今天能够见到最喜欢的姐姐……呼……

C:诺艾尔……!!

不要做多余的思考!!!

我只是一把剑,是掠夺性命的利刃…!只需要如同被命令的一样将敌人讨伐就好了!

像之前做过的一样就好……今后也这样就好!

 

T:呐,爱德华?偶尔也试着穿一下裙子吧?

M:……啊?……哇啊!?为为为为为什么要穿像裙裙裙裙裙子那样的东西啊!?

T:因为……虽然是之前偶然得知的,但是爱德华其实是女孩子吧?

M:虽、虽然确实是这样啦!嗯……

T:对吧?不过果然裙子什么的还是算了,毕竟如果爱德华女孩子的身份暴露了,似乎也会因此发生很麻烦的事情呢。

M:哎?为什么?

T:啊啦,莫非……爱德华很想穿吗?裙子什么的。

M:什……

T:对吧?那么如果,在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像这样的时候的话……

M:不对,不对,不对!!!我讨厌穿裙子!完全没有什么期待!我……绝对不会穿的!

T:是这样吗!果然还是很想穿吧!

M:克里斯……!有在听我说话吗!!!

T:当然有在听哦。

(*笑声)

M:大概……我能够像这样开怀大笑,这还是第一次吧。

T:好巧呢,我也是第一次这样。

M:是吗?明明克里斯是贵族……啊,不。也是呢。抱歉。克里斯也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吧。

T:不想听听是为什么吗?

M:听倒是想听……不过如果克里斯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等克里斯想说的时候再说就好了。

T:果然爱德华,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M:啊……?真是的,说什么呢……

“不要!我不想去!!!”

“吵死了!你被主人买下了!”

“喂!快走!”

“救救我…谁来,谁来救救我!“

M:……!

T:不能去,爱德华。

M:……但是!

T:如果是被买下来的话,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如果去了的话,会被抓捕的反而是你啊。

M:……可恶!

……呐,克里斯。

T:怎么了?

M:这个小镇里尽是些连心都腐烂了的大人们……无论是贵族还是有钱人,甚至是平民……

都把小孩子当做用完就抛弃的东西。

T:……

M:所以我想在某一天离开这里,去寻找“约束之地”。

T:……“约束之地”?

M:啊……很久以前,死掉的妈妈是这么跟我说的,说那里完全不会有坏人什么的。

T:呵呵…总觉得像是在谈论梦中的事情呢

M:或许确实只是个梦吧……不过那至少,比全无目标要好吧?

等到我出发的时候……克里斯,你也跟着我一起去吧!

T:……我的话……

M:……是不喜欢和我一起旅行吗?

T:不,没有那种事情!虽然不是那样……

C:那里有谁在吗。

两人:……!

C:你们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M:要问这个问题的是我们吧!贵族来到这种地方是想干什么?

C:我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是从伯爵夫人那里接到了命令的吸血鬼猎人。

M:吸血鬼猎人……!?那那个传闻难道是真的……

T:……

C:听好了,这附近非常的危险,明白了的话就尽快离开这里吧。

对面的街道有着伯爵夫人的驻军,是个安全的地方。

M:我明白了……走吧,克里斯。

T:……嗯。

C:……要是诺艾尔没有因为沉睡而停止成长的话,大概也已经是那样的少女了吧。

……不,现在不要想多余的事情,我的使命是讨伐吸血鬼……仅此而已。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S:嘿嘿嘿……猎物自己找上门来了啊。把身上带着的钱和那身裙子都给我交出来吧?

M:露卡……!为什么你也……!

S:爱德华,你应该也明白吧?不这么做的话可是没法在这个小镇里活下去的!

M:……!

S:我们可是老早就盯上那位大小姐了啊~

……嘿嘿,和想象的一样,裙子和宝石都很漂亮啊。

T:……我明白了。如果按照你说的去做,你能够保证不伤害爱德华吗?

M:等等啊克里斯!没有服从这些家伙的必要!

T:……爱德华,能请你安静点吗。

M:克里斯?!

S:哈!是需要贵族的小姑娘来保护的家伙啊你,真是没面子呢~

M:……你这家伙!!!

T:请收回你的话。再侮辱爱德华的话,我就不会放过你了。

S:什、什么嘛……架子很大啊……

动手了!竟敢把我们当做笨蛋什么的,你们!计划有变!

“哦——!”

S:等用这把小刀把你杀掉了……再慢慢地把你剥个精光好了!

M:……克里斯!!!危险!!!

T:……?!

S:去死吧!!!

T:……爱德华!!!

爱德华!清醒点!爱德华!!!

S:哈,想要救人自己却被捅了个正着,丢人现眼的家伙。

反正碍事的家伙也没了,这回就轮到你啦。

……哦?什么意思啊那个眼神。

T:……你伤害到他了。

S:那、那又怎么样啊!

在这个小镇里,随便死、死一个小鬼什么的,谁都不会发觉,谁都不会在意的!

T:是吗。也就是说,即使再少个你,谁也不会察觉什么说些什么的,对吧?

S:……什么……!!!好痛苦……

“……见鬼!这是什么怪力啊……!喂!放开露卡!”

T:这是我最后的慈悲了。至少在我夺去他的一切之前,就先让他去见死神吧。

S:……呃啊啊……好痛苦……

“是、是吸血鬼!”

“快跑啊!”

“救命啊!!!”

T:……呼。

……爱德华!爱德华,听得到我说话吗!

爱德华,没有时间了,现在就赶快做出选择吧!

是死在这里,还是再也不会迎来死亡……

M:……你……再说什么……

T:拜托了!爱德华!现在就做出选择吧!

M:我……我想……活下去……

T:爱德华……。

请闭上双眼,爱德华。

虽然可能会有些微的痛苦……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承受住的。

M:克里斯……什么……

(这是什么……好像全身的血液…都从脖子那流失了…)

(但是疼痛似乎都消失了……连呼吸都顺畅了起来……)

……!什么啊……这是……身体能动了……?

明明刚才我被刀……那么深地刺了一下的……!

血也没有再流了,伤口也不见了……为什么!

T:看起来很顺利呢。

M:克里斯……这是?

T:欢迎,爱德华。欢迎来到没有终焉的……我们的,吸血鬼的世界。

 

五.《荣耀~誇り~》

——————

C: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疑似吸血鬼的被害报告了吗…?

难道那些家伙已经离开了这个小镇了?

不对……这是……

R:亚历山大,怎么了?

C:……

我有些在意的事情,出去了。

R:是吗?要小心点哦,吸血鬼猎人大人?

 

T:撑住……爱德华……马上就能到了。

M:啊……谢谢你,克里斯。

抱歉……这么麻烦你……

T:没事的,说到底让你变成这样的也是我……

M:要是那个时候克里斯没有救我的话,我也早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而且,克里斯也不是自己想要变成吸血鬼的吧?明明都已经把一切告诉我了……

T:爱德华……

M:既然都已经变成了吸血鬼,不吸血就不能活下去什么的我也明白。但是要袭击人什么……

T:啊,我明白的。爱德华。所以我们才像这样靠饮用鸡的血液来抑制住那股渴望啊,只要你没有做出袭击人类的决定,那么我也绝对不会去饮用人类的血液的。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约定,爱德华。

M:谢谢你,克里斯。但是其实……就算只是要我袭击农场什么的……

T:但是不这么做的话,就只能每时每刻都感受着那种渴望和痛苦了哦?爱德华?

M:……

T:来,喝吧。

M:………………

T:爱德华,感觉好些了吗?

M:……啊。

T:无论是人类还是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不弄脏自己的手就活下去是不可能的。

虽然说出来是有些悲哀的事情……

M:……我明白的!虽然是明白的,但是……是啊,我有个好主意了克里斯!

不要呆在这里,一起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吧!

只要抵达了不会有坏人的“约束之地”不就好了吗!

只要到了那里……即使是我们这样的吸血鬼也一定能获得幸福的!

T:我……不能去。

M:为什么!?

难道说克里斯讨厌我吗!?

T:没有那种事情!只是……我有着必须背负的罪孽啊。

即使只是和你一起踏上旅程,你也一定会被盯上的!

M:被盯上……?

难道克里斯……正被什么人追捕着吗?

T:嗯,所以……

C: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啊。等你们很久了,吸血鬼!

M:是谁!

C:……什么?你们是……那个时候的……!

M:克里斯,躲在我后面!

T:爱德华,就让我来……

M:不行!退下去!

C:怎么会……竟然还只是小孩子……

不……不要做多余的思考!

为了诺艾尔……为了保护无辜的群众……

我……要拔出我的剑了!

M:可恶……即使是小刀本来也不想拿出来的……

C:袭击人们的,万恶的吸血鬼啊!在我的剑下化为飞灰消散吧!

哈啊——!

M:是误会!我们才没有袭击人类!

即使如此……为什么还是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啊!

明明我们……什么坏事都没有做的!

T:爱德华!

C:但是,你们是吸血鬼!无法再回到人类的生活的吸血鬼,不能放任其活在世上!所以……!

M:那种规矩我才不知道啊!!!

我也不是……自己想要成为吸血鬼的啊……我们也想要活着啊!!!

即使是吸血鬼……不也有获得幸福的可能吗!!!

C:吸血鬼……幸福……?

(I:姐姐~

我最喜欢姐姐了哦!真的哦!

姐姐,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呢!约好了哦!)

C:变得幸福……诺艾尔……

M:无论是我还是克里斯,永远都不会去袭击人类!

即使如此你也还是要杀掉我们的话……!

T:爱德华……

C:“不袭击人类”……你们的话语之中没有虚假与谎言吧?

T:嗯,让神明见证这誓言吧。

C:是吗。想去什么地方就去吧。

但是绝对不要忘记,如果你们敢伤害到人类的话,即使是要踏破这片大陆……我也一定会把你们揪出来,然后杀死。

M:我们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T:向你表示感谢,亚历山大。作为回礼,就告诉你某件事情吧。

C:某件事情……?什么……

T:想来你一定是不明白的吧。关于“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关于边境伯爵夫人,艾莲诺拉的事情。

 

C:伯爵夫人……不,艾莲诺拉!

真是为我的愚蠢感到悔恨……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你的真面目!

R:啊啦,在说什么呢?

C:少装蒜了!我已经明白你是个吸血鬼的事情了!

不只是我……竟然连国王陛下和民众都被你欺骗了……

R:啊~亚历山大~如此愚钝的你到底是怎么看穿我的呢?

真是让人都想要夸奖你了啊~哈哈哈——

C:想问你的事情只有一件……

为什么身为吸血鬼的你,要命令我成为吸血鬼猎人?

R:为什么……那不是很明显吗?是为了淘汰劣种啊。

即使同为血族,我的王国里也不需要那些弱小的家伙。

C:竟然说是淘汰什么的……?王国?

R:啊,我接下来要创造的王国里,只要有诺艾尔那样拥有强大的力量的吸血鬼就好了。

啊……诺艾尔。那份力量,仿佛就是我的爱子一样呢。

说到将那孩子拥为同族时体会到的血的感触的话,即使是现在也都还能回忆起那种兴奋的感觉啊…!啊哈哈哈——

C:什……你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

拥为同族……血的感触?

难道说……是你这家伙把诺艾尔变成了吸血鬼吗!

R:“难道说”什么的……

啊啊,就是我哦!

大笨蛋亚历山德拉,没想到迄今为止你都完全没有察觉到啊……!

C:那么那一晚……将我的父亲与母亲杀害的……

R:这种废话完全没有问的必要吧?

C: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啊艾莲诺拉!

R:你可不能杀死我哦,亚历山大。

忘了吗?如果没有我的香的话……诺艾尔可是会醒过来的。

不过……那或许也会是一件乐事吧。真是想要把苏醒过来的那孩子吮吸着人类血液的样子铭记在心里啊……啊哈哈哈哈——

C:……你这怪物……

R:讨厌,不要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啦~

不用担心,马上就让你也变成我们血族的一员,这样你们姐妹就能够开心地生活在一起了。

在我们吸血鬼的,涂满鲜血和黑暗的世界里呢……

C:……!

R:听起来很棒吧?

是个能够让你把你所期望的永远的和平把握在手里的机会哦?还能够和你那比性命看得还要重的妹妹永远地呆在一起哟?

C:谁会被那种话骗到啊!

去死吧!吸血鬼!!!

R:………………哎?

……骗人的吧……为什么……

C:……?

R:……啊……原来是这样……

亚历山德拉……你……是这么想的啊……

原来我也完全不了解你呢……

C:……你这家伙……在说什么胡话……

R:……愚蠢的孩子……

竟然拒绝了只属于吸血鬼的悠久……那永远的时光……

……你会后悔的,亚历山大……

就如你所愿,在这痛苦的世界里……尽情挣扎下去吧……

C:……

(艾莲诺拉……吸血鬼的尸体化作灰烬,随风消失了。连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

这就是……吸血鬼的终焉。

……诺艾尔。快醒醒,诺艾尔。我可爱的妹妹。

I:……姐姐?我总觉得……梦到了可怕的东西。

C:没关系的, 诺艾尔。

我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的。

无论是直到现在……还是在这之后……

I:姐姐?在哭吗?为什么?

别哭啦,姐姐……没关系的,我就在这呢。

 

六.《光芒洒下~ひかりさす~》

——————

R:

啊……好耀眼……

如此耀眼的光芒,是有多久没有见到了呢……

如此耀眼,耀眼到了甚至什么都看不清的程度。

而在那里的是……我深爱着的你,还有……安吉拉。我的爱子。

沐浴在无比充盈的日光之下,庭院中的草木似乎也在闪闪发光。

那是已经十分遥远的回忆。

是我还身为人类时的,无比令人怀念的日子。

安吉拉,我们小小的女儿,是个非常安静,非常可爱的孩子。

那是个甚至没法自己做到任何事情的,小小的孩子。

所以无论要去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抱着她……

没错,明明一直抱着她的……她却从我的怀中消失不见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

即使到了现在也依然无法理解。

只是从宅邸的外头传来了这样的吼声……

“这间房子被诅咒了!”

“是吸血鬼!”……什么的。

于是属于我们的小小的城堡就这么被人侵入,丈夫和安吉拉也被杀害了。

而杀害他们的……是人类啊。

“我……我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回过神来,所有的人都倒下了。

而在我面前,站着的只有一个吸血鬼。

他问道,“你想要复仇吗?”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自己就已经点头表示了肯定。

在那之后……

……啊……头好疼……

对不起……我已经没法清楚地回忆起来了……

但是对于变成吸血鬼这件事情,我没有一丝的后悔。

因为我本身,也是有着自己的目标的。

不过……果然……彻底地把那孩子和他的事情都忘掉了什么的……

或许……是因为度过了过于久远的时光了吧……

即使还能够遇上他和那孩子,面对着已经变成了这样的我……

他们也一定认不出来了吧……

 

M:克里斯,还撑得住吗?

T:嗯。爱德华,那里是……?

M:那个村子的人据说都是靠着种花卖花来维持生计的。

在村子里放眼所及之处全都是漂亮的鲜花……在之前的镇子里是这么听说的。

T:是吗……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啊。

M:听说“约束之地”里的花儿也是不会枯萎的。就像是吸血鬼的生命一样……永远永远地开放着。

T:……啊。

M:虽然都只是传闻中的东西,但是没想到真的能够找到这样的地方啊……那里一定就是“约束之地”吧。

所以这一次,一定能……!

T:是呢……这次要是能够找到就好了呢。属于我们的……“约束之地”。

M:嗯……!

 

C:

把边境伯爵夫人杀害了的我,从吸血鬼猎人这一英雄的身份急转直下,变成了被全国上下追捕的逃犯。

“找到了……!”

“哦——!”

尽管不管逃到什么地方都还是会有追兵,但是那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真正重要的是……

I:呃……

C:诺艾尔……没事吧?一定很痛苦吧……

来,稍微喝一点我的血吧。

……诺艾尔。

I:姐姐?我……

C:没事的,诺艾尔。你能平静下来就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I:嗯!

C:诺艾尔……走吧。看起来……这里也不是能够让我们平静地生活下去的地方呢。

(诺艾尔……如果你再也无法变回去了的话……至少我想要为你找到,能让你作为一个人类生活下去的地方。)

(我是怀着这样的想法,而逃离了我的国家。)

(但是我……我…直到此刻都还没能够理解……)

(没能理解…“你是吸血鬼”…意味着什么)

 

七.《Everlasting》

——————

朋花:あなたの寝顔を確かめながら

【今天也是注视着你沉睡的脸庞】

朋花:今日も眠りにつくの

【慢慢地抵达梦乡的呢】

朋花:気付けば怖れていた

【虽然回想起来还是会感到害怕】

朋花:その怖れでさえも愛おしかった

【但是这些担忧 现在也是那么惹人怜爱】

 

惠美:温もりなんて知らなかった

【未曾明白何谓温暖的我】

惠美:君がその鼓動を与えてくれた

【却在你身上初次感受到了那种鲜明的脉搏】

惠美:二人ずっと、絶えることない安らぎの場所を

【即使通往安居之所的旅程之中无法驻足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

惠美:探していこう

【就能继续迈出步伐吧】

 

千鹤:何度夜を越えて

【无数次地度过漫漫长夜】

千鹤:朝を迎えても構わない

【即使终要迎来黎明也没有关系】

千鹤:他には何もいらない

【因为无论失去多少我也无所畏惧】

千鹤:その輝きさえ取り戻せたら

【只要能够为你取回那份光辉……】

 

莉绪:遠い遠い記憶

【记忆的书页不断堆积起来】

莉绪:失くしたことさえ忘れていた

【曾失去的事物不知何时也已被我忘却】

莉绪:この悲しみは誰のために

【忘了是为谁而感受着这样的悲伤】

莉绪:全ての罪は誰のために

【忘了是为谁而背负着所有的罪孽】

 

朋花/莉绪/惠美:誰もが傷つき 傷つけながら

【无论是谁 都不断重复着受伤与伤害】

朋花/莉绪/惠美:それでも何かを求めてしまう

【但是即使如此 也还在追求着什么东西】

朋花/莉绪/惠美:時間だけでは 命だけでは

【都怀抱着只是靠着时间 靠着无尽的生命】

朋花/莉绪/惠美:満たされない心握りしめる

【也无法填满的空虚的心灵】

 

千鹤:誰もが傷つき

【无论是谁都在承受着伤痛】

莉绪:傷つけながら

【无论是谁都会伤害到他人】

惠美/朋花:それでも愛を求めてしまう

【即使如此还是在追求着爱】

 

合:朽ち果ててもいい 憎まれてもいい

【即使终将腐朽也好即使会被憎恨也好】

合:この世界に許されなくていい

【即使一切都是不被世间容许的事情也好】

合:あなたがいれば ただ、いてくれれば

【只要有你在的话 只要能陪在你的身边的话】

合:あなたの片翼(つばさ)でいさせてくれるなら

【只要能让我作为你的羽翼而存在的话…】

合:ずっと…

【即使是永远…】

 

 

八.《序幕~overture~》

——————

“哇啊——!”

“救命……”

I:没事吧?姐姐?

C:你是……诺艾尔?为什么……

I:这些人是为了获得功勋才想要杀死姐姐的。

让那种肮脏的生物触碰到姐姐什么的……

只是想想都觉得恶心至极呢。

C:……

I:啊啦。不需要担心哦,姐姐。

我很强哦,你也看到了吧?

C:那是……

I:姐姐,谢谢你迄今为止保护了我。

C:诺艾尔……难道……

I:接下来就轮到我保护姐姐了呢。永远……永远呢……约定好了……

(*诺艾尔的笑声渐渐和艾莲的笑声重合在了一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