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greemas]劇場版公開記念drama翻譯——北沢志保

譯者:Rumboo

轉載已獲譯者授權,未經允許請勿轉載至其他網站,謝謝。

 

劇場版動畫「THE IDOLM@STER MOVIE 輝きの向こう側へ!」上映期間,網頁遊戲中同步進行了為期7天的聯動活動,推出了北沢志保、佐竹美奈子、七尾百合子、矢吹可奈四位的drama短劇。在短劇連載的7天之中,她們與製作人之間各自會有怎樣的互動,無論是對於當時早已熟識她們的製作人、還是通過劇場版才認識她們的人都十分值得一看。

遊戲內劇情頁面由此進入

 


中文字幕視頻:bilibili(MG字幕組)

 

DAY1

志保「啊……製作人先生……。真是,辛苦了。……。」

志保「那、那個……還是算了。……不,這樣不行。但是……。……什、什麼事也沒有!那麼再見。」

 

「等等,有什麼困難的話麻煩告訴我」

志保「啊……不,並不是有什麼困難。怎麼說呢,那個……。」

志保「我想要更多地鍛煉演技。雖然之前有做過科幻電影的工作,不過那也是在大家的幫助下才完成的。我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志保「很不甘心……這麼說也許會有點奇怪,但既然已經決定以頂尖偶像為目標了,就不想在這種事上偷懶。我的演技……感覺還能更加精湛。」

志保「所、所以……那個……雖然這種事,不想要拜託製作人先生……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做的!……咳。」

志保「從今天開始這一星期,可不可以陪我進行特訓?」

志保「當然,製作人先生那麼忙,也不需要大費周章地進行特訓。」

志保「比如,每天提出一個角色類型的題目,讓我來演。然後能再給我些意見的話,這樣就可以了。」

志保「……欸,真的嗎?……真意外呢。像製作人先生這樣隨便的人,居然答應這種麻煩事什麼的。稍微有一點刮目相看了。」

志保「那麼,從明天開始特訓就請多指教了。我現在要去工作,先走了。……呼呼。」

 

「志保不在的話會寂寞啊……」

志保「哈啊……。寂寞什麼的,不要說這種沒出息的話。製作人先生,也該有點大人樣……。」

志保「不過,果然這種事情,還是說了更好吧。雖然製作人先生很孩子氣,姑且也是我的製作人。」

志保「那個……是這樣的。我想要……接受演技方面的特訓。然後和小鳥さん商量了一下,目前好像很難安排。」

志保「日程表很滿,預算也……。所以說,那個……雖然非常不情願,不過如果製作人能夠和我進行一對一課程的話就幫大忙了。」

志保「當然,簡單的內容也沒問題。比如,每天提出一個角色類型的題目之類的。不過,有一個我無法退步的條件。」

志保「個人課程,最少要進行一星期。無論什麼事,進步的訣竅不都是每天堅持努力嘛?所以……最少進行一星期讓我掌握訣竅,之後我就一個人來。」

志保「那、那個……如何?……能、幫我嗎?如果OK的話,明天麻煩到事務所來。我,會等著的。」

志保「……不過,要做的話,不徹底地好好完成的話會很困擾的呢。沒有這樣的覺悟的話,不來也沒關係。」

志保「那麼,我去工作了。啊,不用跟過來也沒關係喔。今天的工作在我比較擅長的範圍內,製作人先生不來也能好好做到的。那麼再見。」

 

DAY2

志保「啊,製作人先生。真的來了呢。……還以為應該不會過來吧……稍微,有點開心。」

志保「那麼,可以開始訓練了嗎?請給我個表演的主題。有好好考慮過嗎?」

 

「澀谷的辣妹!」

志保「澀、澀谷的辣妹……?嗯~,雖然我對澀谷很不熟,不過辣妹的角色的話,以前在舞台上有被惠美さん要求演過……。」

志保「有些慵懶、又開朗活潑、興致勃勃的感覺……要說的話,就按照惠美さん那種感覺來演看看吧。……那麼,開始了!」

志保「『話說回來啊、之前去了家庭餐廳真的超級多人~啊、在澀谷的那家~。到了那邊的時候啊~根本人擠人!呀,那天真不是一般的、真是、火、火大!!』」

志保「『不過好像在搞什麼活動?的樣子?對了對了,有像是偶像的可愛的孩子們在發點心?之類的~!這什麼感覺超好玩!就變這樣了~。真是,讓、讓人興奮?』」

志保「『然後我也參進去了~!嗯,cosplay了魔女呢~♪真的超開心呢~!要是你也在就好了呢~!呢哈哈♪啊,等下把照片傳給你看喔!』」

志保「……哈啊、哈啊……。累、累了……。怎麼樣?……總覺得,與其說是『澀谷的辣妹』,後半變成單純是在模仿惠美さん了呢。真難啊……。」

志保「不過,這才是第一天呢。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打退堂鼓,所以明天提出更難的主題也沒問題喔?總之課程第一天,真是非常感謝。」

志保「那麼,明天也在事務所等您。我現在要去接弟弟,今天就先回去了。製作人先生,再見。」

 

「深閨的大小姐!」

志保「深閨的……大小姐?原來如此,說不定以後,也能拿到像這樣的角色呢。那麼就打起精神,來表演了。」

志保「大小姐……大小姐……以前在繪本裡讀過的……被鎖在高塔裡面的萵苣公主……是大小姐嗎?好像不太對……要說身邊的人的話……千鶴さん……?」

志保「……好,準備好了。那麼,就開始了。」

志保「『抽泣……我難道一定要被關在這樣的宅邸之中嗎。是的,像這樣華麗的宅邸……。』」

志保「『身為石油王的父親所指定的結婚對象也,對本小姐與生俱來的氣質與滿溢的光輝心生畏懼而逃走了呢。喔——呵呵呵……!』」

志保「……啊!等、有點不對!請讓我重來!咳……。」

志保「『……貴安,彼得。今天也是很棒的早晨呢。我在早餐前摘了些庭院中的玫瑰呢。那些孩子們現在該是沾著朝露閃耀著光輝吧。嗚呼呼呼』」

志保「……姑且,算是結束了。麻煩把第一段忘掉。演得如何?」

志保「雖然感覺有表現出上流社會的大小姐優雅度日的狀態,但『深閨』一詞中,蘊含的悲劇要素,一點也沒有……。呼。還要稍微,自己學習一下。」

志保「不過,總覺得很開心。呼呼、那麼,明天也拜託了呢?製作人先生。」

 

DAY3

志保「辛苦了,製作人先生。今天也很冷呢……。不過,我完全沒事。無論是什麼樣的氣溫我也不會掉以輕心,會集中精神的。」

志保「來,開始特訓吧。請出今天的題目吧?」

 

「CIA的女特工」

志保「C、CIA……?雖然有關CIA的我不太清楚,總之就是很帥氣有些硬漢風格之類的……啊、一定在追蹤著什麼巨大的謎團吧。比如說外星人什麼的……。」

志保「好,開始吧。『哼……我乃特工·S。為了追蹤最高機密的謎團,今天也行走在暗夜之中……』」

志保「『不夠頑強的話可做不了特工的工作。是的,沒辦法推薦給外行人。……哈!那個身影是……!』」

志保「『終於還是露面了呢,邪惡的外星人!將CIA槍設置為『KILL』!吃我一槍、國家機密光線!!』」

志保「『……哈啊、哈啊……。哼,逃掉了呢,不過不需要擔心。那傢伙逃跑的方向我的夥伴早已做好準備等候著了。之後就拜託了,特工·P……』」

志保「對、對不起……好、好像變得很不好意思……!這種事,很不專業呢……。」

志保「欸、這次演得很好、嗎?哈……您是認真說的嗎?製作人先生的品味,有時候真沒辦法信賴……。」

志保「不過,被稱讚了還是有點開心,也有幹勁了。明天會更加努力的。那麼,我要去採購晚餐的食材就先走了。辛苦了。」

 

「小學生女僕」

志保「…………哈?……小學生女僕、嗎。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製作人先生,難不成……。」

志保「……不,沒事。什麼事也沒有。不管是有多麼意義不明的角色也要好好扮演,這樣才行呢。」

志保「小學生、嗎……我也當過小學生,劇場裡面也有育ちゃん那樣的小學生偶像,不缺模特呢。……不過,女僕是?」

志保「……啊——懂了。了解了,總之試試看。這個人,真的有認真在做嗎……?那麼,開始了。……唉……。」

志保「『歡迎回來,主P大人(ごしゅPさま)☆那個啊,志保呢,一~直在等著主P大人喔?所·以·說!今天志保要獨佔主P大人!欸嘿☆』」

志保「『首先,主P大人要唸書給志保聽喔!這個,是志保喜歡的繪本『圓滾滾貓咪和軟綿綿小熊』喔☆啊哈哈!兩人關係很好呢~嚕嚕☆』」

志保「『然後啊~志保要給主P大人施魔法唷☆啊、剛好有個使壞魔法呢☆就這樣~!』」

志保「『在主P大人的額頭上,嘿~☆變·態……!志保的魔法,完成了喔~!欸嘿嘿☆真合適呢~!』」

志保「……好了,辛苦了。那麼我先走了。」

 

DAY4

志保「啊,製作人先生。今天的表演課程也請多指教了。嗯嗯、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都會試著演好的。」

志保「不過話說回來,是因為到昨天為止都是些和現實生活差很遠的角色的關係嗎,我開始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了。……如果也能出一點這方面的題目就幫大忙了。」

 

「貓先生」

志保「……貓、嗎?剛剛,我有想說迴避一下非現實的角色……到底有沒有在好好聽人說話啊,製作人先生?」

志保「不過……呼呼,是呢……一直想著總會有機會挑戰一下動物的角色。這次……也許是個不錯的機會。謝謝。」

志保「我……雖然喜歡貓,但沒有嘗試過去考慮貓的感受。嗯~……抱歉,完全扮演貓感覺還是很難……。」

志保「製作人先生是能夠理解貓語的人類,這樣設定一下也可以嗎?……好,那麼開始了。」

志保「『呼喵~曬太陽,真舒服喵。我是貓。雖然還沒有名字,但我的主人都會『貓先生』這樣叫我喵。嘛,只是喜歡木天蓼的普通黑貓喵』」

志保「『主人對這樣的我,說了好多好多的故事喵』」

志保「『住在森林的兩隻老鼠做了卡斯特拉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復活的貓的故事……這些,都是相當有趣的故事喵』」

志保「『不過,我不能和主人說話喵。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是貓所以是當然的喵~』」

志保「『如果我能講話的話……有很多很多想要告訴主人的事情喵。所以我,每天都向神明祈禱喵。請讓貓也能開口說話……』」

志保「……結束了。感覺微妙地變成童話了。真正的貓,感覺應該不會關心人類的事情才對……啊!馬上就到工作的時間所以先走了。那麼,再見!」

 

「姐姐」

志保「啊啊,原來如此。因為我有弟弟,所以平常就是姐姐。表演出和弟弟一起的感覺的話……稍微也能找回一點自我的樣子。」

志保「……按照到昨天為止的感覺,已經做好相當的覺悟的來著,竟然選了這樣的題目……製作人先生的判斷,說不定意外地恰當……?」

志保「總、總之開始了。……咳。『我回來了——。今天媽媽好像會玩一點回來,晚飯就姐姐來做吧。嗯,今天吃咖喱喔』」

志保「『嗯嗯!會放很多的肉喔!……啊、不行!要把胡蘿蔔藏在哪裡!挑食的話可長不大喔?真是的~』」

志保「『吶?胡蘿蔔,還會切成星星的形狀的,這樣的話總可以吧?……呼呼,真了不起!好~姐姐這就去做晚飯所以稍微等一下喔!』」

志保「……嗯~,總覺得與其說是演技不如說是昨晚的重現……等、等一下!這、什麼啊……。簡直就是,把在家裡的我,完全暴露在製作人先生面前……?」

志保「難道說製作人先生,知道會變成這樣所以選了這種題……!什麼鬼啊!」

志保「啊,不,這個再怎麼說也只是演技,在家裡可不單只是這樣喔。如果覺得很真實的話,大概也說明我的表演能力有進步吧。」

志保「那麼,我要去接弟弟,所以先走了。明天也繼續在事務所,請您多多指教了喔?」

 

DAY5

志保「啊,辛苦了,製作人先生。今天也很冷呢。因為是冬天,所以也是當然的就是。」

志保「那個……這幾天多虧了製作人先生給我上表演課,工作的時候感覺被誇獎的次數也變多了。」

志保「……有點、不對相當……感謝。呼呼,今天要演什麼樣的角色才好呢?」

 

「最喜歡可愛的東西的、普通的小孩」

志保「欸……?最、最喜歡可愛的東西的……普通的小孩?這真是、意料之外的主題。雖然感覺很難、嗯、我試試看……。」

志保「……。那個……。……………………。『我、我是……』……嗯~……。」

志保「……。『非常、喜歡可愛的東西……』…………。……那個、製作人先生。」

志保「對不起。演不出來……到底怎麼了?……該怎麼說,沒辦法很好地連上自己和角色的通訊迴路……的感覺。」

志保「這樣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雖然有過因為喜歡不了角色所以非常辛苦的時候,但這次也不一樣。現在是,沒辦法抓不到角色本身……。」

志保「……不甘心。明明是自己主動請求要訓練,結果變成這樣……明明,只有製作人先生我不想添麻煩……。」

志保「……不,要試著演好。製作人先生所考慮的這個角色,一定有它的意義在裡面。」

志保「不過,時間好像有點不夠了。那個……讓我考慮一天可以嗎?明天之前,我會以自己的表演,試著好好表現出來的!那麼,先走了。」

 

選項B「雖然不坦率、但本性很善良的小孩」

志保「雖然不坦率、但善良?……真複雜。雖然感覺很難,還是想辦法試試看。」

志保「『……哼,不要和我說話。我對你們的事情……』」

志保「『……』稍微停一下可以嗎。……總覺得,對角色的印象很模糊……沒辦法很好地演出來……。」

志保「而且,該怎麼說……內心有什麼地方,好像踩了剎車一樣……不可思議的感覺……。」

志保「……再、再來一次……!『我、我對、對你們的事情,完全……』……唉……果然、不行呢……。」

志保「對不起。難得製作人先生陪我進行訓練,居然變成這樣……不甘心!」

志保「……我決定了。明天之前,我會把這個阻礙的原因徹底搞清楚。像一直以來那樣,從身邊的人中尋找模特的話……應該有辦法。」

志保「製作人先生。今天出現這樣的結果,真的非常抱歉。不過明天一定……會呈現出完美的演技。所以……明天的訓練也、請多指教呢……再見。」

 

DAY6

志保「先說結論吧。製作人先生,昨天給我的題目的原型……是我嗎?」

 

「是的」

志保「果然,猜對了呢。……等等、居然是真的嗎?製作人先生原來是這樣看我的……。」

志保「那個……雖然是自己主動問的,但還是無法相信。現在開始……我會表演一下我從客觀角度看到的自己……麻煩稍微看一下。」

志保「『切……製作人先生,為什麼這麼關心我呢。我不想和任何人說話啊。真是,多管閒事……』」

志保「『真是的,又在看我了。就算不那麼注意我,我也完全可以做好啊。我都已經14歲了,還把我當小孩子……受不來了!……好,決定了。』」

志保「『下次製作人先生再對我笑的時候,滾一邊去!這樣回他!這樣做的話,就算是製作人先生,也一定沒辦法溫柔對待了。』」

志保「……以上,就是我認為的,『製作人先生眼中的北澤志保』。……怎麼樣?……完全不對?原來如此……呼呼。」

志保「被這樣說,其實……很開心。我,其實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

志保「呼。總覺得安心下來有點鬆懈了……。那個——今天本來要演的主題,是什麼的來著……?」

志保「……等等、我在發什麼呆啊!啊啊、都已經到工作的時間了……這樣的話……相對地、用做更厲害的事情來彌補吧。那麼明天的課程再見!」

志保「不過話說回來……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啊。稍微有點寂寞……不、什麼也沒有。那麼明天也,請多指教了呢。」

 

「不是」

志保「也是呢。……呼呼,果然表演什麼的、不、人類本身、就很有趣呢。……製作人先生昨天給我的題目中那樣的人,在我心中的、不是我的人……。」

志保「和之前約好的一樣,好好地捕捉到了喔。那個孩子,想和製作人先生打個招呼。好好地聽她說喔?」

志保「『唉……那個人,明明是個大人卻真是不可靠呢。總有些奇怪的興趣、……不盯著的話,好像會突然走掉的樣子』」

志保「『而且又不坦率呢。貓先生也這麼想的對吧?……不過……也有很溫柔的地方呢……那個、貓先生。有一點點像、也說不定……和爸爸他。』」

志保「『欸?比較像的、是我和那個人……?並、並沒有那樣的事、我覺得……』……啊。……什麼嘛,是這樣啊。我察覺到了。」

志保「不坦率但很溫柔的,『我』以外的人。『小孩』指的,不僅限於『女孩子』。……大概,那個人就是……。」(優しい的範圍太廣了,如果指志保的話我偏向用整體的善良來形容,但這邊指製作人的話主要還是對人很溫柔的這部分)

志保「欸?是誰……這個,還是保持沉默吧。被14歲說了這種事的話,會受傷吧。不過,真的。那個人是,在很近的地方一直守護著我的……重要的人。」

志保「嘛,那種事情先放一邊。製作人先生和我,意外地很相似也說不定呢。所以,才能把事情完成得很好。我是不是有點自誇?……呼呼。」

志保「那麼,今天的訓練就這樣結束吧。謝謝您。明天,我稍微有些想法,請一定要過來喔?」

 

DAY7

志保「製作人先生。今天是拜託你幫忙的持續七天的表演課程的最後一天呢。今天就特別地,由我來決定今天的主題。……請您好好看著吧。」

志保「『北澤志保,14歲。夢想是,成為頂尖偶像。雖然不太喜歡和其他人聚在一團,但等察覺到的時候,身邊,好像已經有支持著我的人在了。』」

志保「『那個人教會了我表演的樂趣。那是,會一直想要珍惜的禮物……。總是無法變得坦率的我也,通過表演能夠傳達自己的心情。』」

志保「『今後的事情還無從知曉……嗯。雖然我想自己一定,又會馬上變回很彆扭的小孩……現在的話應該能說出口。果然我,還是信賴著您。』」

志保「『所以……雖然我是這種樣子,從今以後也請一直守望著我……請多多指教。製作人先生!』」

 

「啊啊、一起去抓住夢想吧!」

志保「謝謝……。雖然也可能無法符合期待、或說些大話……我真正的心情一定不會變。」

志保「剛剛的角色,實際上,是理想中的我……本來想試著表演成為頂尖偶像的我。不過,在製作人先生進來的瞬間,想法就變了。」

志保「不懼怕、不掩飾……試著用現在的我的全力都投給製作人先生,這樣,演看看了。……如果能接受的話,我會非常開心的。」

志保「呼呼。真是不可思議……。總有一天,和製作人先生一起抓住夢想、變得有名的話……那樣的話,我的另一個夢想也,感覺能夠實現呢。」

志保「……啊,另一個夢想是說……總有一天,有機會的話會說的。現在要和製作人先生一起,實實在在地將每天的工作做好,現在想要集中精力在這方面。」

志保「……我已經做好覺悟了。一定會抓住夢想。到那時候以前,要一直一起……。呼呼,約好,了呢!」

 

「就、就算不拜託我也會一直守望下去的……!」

志保「噗……!什麼啊,那個搞怪的語氣。果然製作人先生,很奇怪呢。就我一個人認真感覺好像笨蛋一樣!」

志保「真實的……總是搞怪的話,一點成年男性的魅力都沒有喔??製作人先生,如果不更成熟一點會很困擾的!」

志保「……不過、突、突然擺出認真的臉也……那樣也有另外一方面的困擾。我已經決定要不逃避、好好正視著面對製作人先生了,不希望看不到製作人先生。」

志保「……已經夠了,夠了!麻煩回到正常狀態,製作人先生!……唉,累死了。稍微放鬆一下警惕,馬上就被捲進製作人先生的步調裡面了。」

志保「……啊,我不會再上同樣的當咯?……真是的,又是認真臉。不準備停手嗎?……是是,我懂了。很帥喔~很成熟喔~製作人先生。唉。」

志保「……真是的,有空做這種沒意義的行動,麻煩你找點事做。好啦,走吧?今天……特、特別地,讓您跟我一起。」

 

(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